无名英雄送温饱 暖心暖胃-世界十大黑帮

作者: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发布时间all:2020年05月30日 09:38:04  【字号:      】

无名英雄送温饱 暖心暖胃

行管令期间,他和他的团队也没有停过送饭送物资给需要的人们,最温馨的瞬间,无非是当看见弱势群众那充满感激的眼神,看孩子开心的吃着送去的盒饭,这一幕幕画面,正是推动李雁杰和熊猫侠继续散播爱的力量。

遥遥无期的行管日,令他们被迫陷入断粮窘境,生计成了一个大问题,就连餐餐温饱对他们来说也是种奢侈。

他声称,每天只出一次门,无论有几件事,要做都一次过做完,尽量不要频繁地进出,出门也做好防护措施,口罩、面罩、消毒液一定随身携带,保持距离、勤洗手,不在外溜达、忙完就立刻回家。

报道-陈诗琪摄影-受访者提供 行动令让整个城市停摆,店面闭关,街上空无一人,让原本流离失所的街友苦无路人帮助,穷苦贫户、弱势老人失去经济来源,面临接下来的日子该如何过下去,他们手足无措、无计可施。

与其继续在家看负面的东西,我跟太太说,不要想太多,我们把惶恐放一边,最重要要做足防备工作。”

派发 防护设备李雁杰原以为送饭是很简单的事,哪知从每天送饭去老人院,演变成除了老人院、孤儿院、残障中心之外,还需要兼顾大小医院、警局、消防局、一些非盈利组织等。

Mmrs槟城站爱心待用餐团队如果温饱可以转化为对抗的力量,那么吃饱很重要!一场疫情,弱势群体的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当餐餐温饱成为问题,别怕,有爱心待用餐团队接替善心人士的关爱,日煮百份饭盒,分派给三四天没吃饭的老人和街友,凝聚一丝丝的爱心与力量,让无助的一群不再挨饿。

第一时间问了太太,这5年里,太太也陪他到处走动散播爱心,所以最了解他的人非太太莫属,果然,太太非常潇洒的说了一句:“You go I go!(你去我也去)”就这样,两夫妻接受了奉献银行的请求,怀揣着掩盖不住的害怕和紧张站到了前线。

行管令期间各行各业处于停摆期,全球贸易受阻,经济衰退,人民的生活不易过,居于社会阶级最底层的无产阶级们,其中以贫户、弱势群体、街友、三轮车夫、老人家等影响甚深。

一场疫情令全世界停顿下来,我们看见了民生恐惧,也看见了人间菩萨。李雁杰表示,行动管制令不是戒严,是为了断绝肺炎的蔓延链,他们看见了站在第一线的英雄们,24小时轮流和疫情打战保卫国家,其精神令人敬佩。

在他们说,行善的赞助者和民众,也都纷纷帮忙帮打听哪家慈善团体需协助。

熊猫侠团队创办人李雁杰。

事实上,他其实没想过在这非常时期会走到这么前线,行管令的前三天,李雁杰无所事事地待在家里,过后却收到了一封来自奉献银行(The Giving Bank)的邀请短信说:‘需要你的帮忙,你愿意帮忙吗?你敢出门吗?’

从行管令当天开始,各自分配工作,负责烹煮、打包、安排以及分派,每天制定菜单,烹煮午餐和晚餐,再由自己或是志愿者负责将饭盒送到受助者的手上。

不过4个人的力量始终有限,若想要给予持续性的帮助,需要吸引更多爱心,更多有能力的人加入,才有办法帮助隐藏在社会弱势角落的族群度过行管令期间的忍饥挨饿。

唯有去到有病人的地方才需穿戴消毒防护衣进行消毒。

解决生活困难或许没办法,但给予一两餐温饱尚在能力范围之内。槟城出现了一支爱心待用餐团队,4位志气相投的青年聚在一起,同有着餐饮业的背景,用自己的方式,去关爱那些正处于饥饿的人们。

黄裕谦表示,受大众踊跃献出爱心之际,以及自从知道了三轮车夫的窘境以后,他们也开始上网搜查一些孤儿院、老人院等慈善团体的资料。

熊猫侠和奉献银行联手合作将民众提供的物资送到有需要的人手上。

熊猫侠爱心团队疫情无情,人间有情!创立已有5年的熊猫侠,踏遍全国多家华小传承孝道教育,每个月跑透孤儿院和老人院传递爱,深知大家生活艰难,于是自封城起就被召集在一起协助第一线英雄,一同战胜疫情。

回家前先消毒,消完毒就去冲凉,换过身上的衣服再去接触家人,而且他还会在隔天醒来定时量体温,每一天谨慎的度过。

接到国家福利部的指令,熊猫侠团队必须在6天内到13个国家福利机构进行消毒。

一开始会到街友出没的地方分派,比如光大巴士车站、观音亭、莲花河路,以及因疫情导致游客流失而顿失生计的三轮车夫,他们也一并送上饭盒。

作为站在第二线的义工团队,国际熊猫侠挺身为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提供援助,每天送饭送消毒液和口罩给需要的老人院、孤儿院、残障院和贫穷家庭等弱势群体,教他们如何使用消毒液,确保他们三餐温饱和绝对安全地待在老人院里。

每天要煮上3百多份饭盒,平日除了煮饭,偶尔也会煮意大利面给受助者。

熊猫侠因长时间关怀孤儿院和老人院,知道这些慈善机构需要消毒,可是却没有能力,李雁杰于是带着熊猫侠团队帮忙消毒。

来自吉隆坡的熊猫侠爱心团队成立于2015年,在创办人李雁杰的带领下,5年来走遍各个地区的慈善中心分享爱,到各华小留下爱心熊猫壁画,每个月举办公益活动《一碗粥,一份情》和《孤儿圆梦计划》,愿意实践以生命影响生命,不吝时间金钱,聚集多人力量成为奉献者,把爱传递到世界每一个需要的角落。

 

掌厨者会依据当天购买到什么食材,决定当天的饭盒配料有什么,不变的是三样菜式荤素搭配。

后来不再只是送饭那么简单,还需要送手套、口罩、面罩、防护衣、消毒液,一切防护设备所需要的,除了送还要到处去找。中午出门,傍晚回家后就开始信息找援助,1个星期出门7天,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但一切必须跟着国家政府程序进行,于是他向卫生部作出申请,卫生部将此转发给福利部,过后经福利部的主动联系,他们被允许帮忙13间需要消毒的国家福利机构,包括智障院舍、感化院、老人院、孤儿院等。

爱心待用餐团队槟城站发起人:许崇伟(左起)、陈伟民、黄裕谦及赖传顺。

在自家店后巷派饭,并限制受助者排队领饭时保持社交距离。

他说:“我永远相信,有爱的世界就是和平的世界!呼吁大家出一份力,献一份爱,我们很快就会渡过这场疫情,大家加油!加油!”

经过商讨,4人达到共识后,便办起了待用餐活动,民众只要支付5令吉,就能让弱势群体享用一顿午餐。

当下他第一个想法就是考虑一下,做出决定前先问过家人的意见,毕竟他有妻有儿还有个老母亲。

李雁杰是一名作家,专门帮人出版属于自己的自传,同时也为一些企业做行销策略研究,帮许多企业、产品、个人编写故事,工作时间非常自由,大多数都是在家中写稿,也因此留有更多时间行善。

他们猜测资源有限的慈善善团碰上突如其来的行管令,肯定感到不知所措,于是逐一拨电询问他们是否需要接受救济,需要的话,他们会尽量安排送出饭盒。

好在社会出现一批怀抱满满爱心的无名英雄及时送暖,叫人暖胃又暖心,在险峻时刻雪中送炭,共同度过抗疫难关。

除菌消毒液则是透过朋友、企业老板奉献购得,他们使用的消毒液都是无酒精和少量化学物,属于健康消毒剂。

无名英雄送温饱 暖心暖胃

李雁杰在脸书分享,每遇到路障,他第一句都会问警察:消毒液还有吗?答案不是说还有一点点,就是没有了,所以后来他都会派发消毒液和洗手液给他们。

那倒不如通过这场支援活动,既能发挥自己的小小爱心,又能让他们填饱肚子。相比于捐款捐物的传统慈善方式,待用餐更是可以直接将民众的爱心送到受助者的胃里和心里。

民众支助 饭盒送上由于本职是餐饮业,工作同样受疫情影响造成不小亏损,这也促使黄裕谦、陈伟民、许崇伟和赖传顺4人在行管令前转换跑道卖饭盒,卖到最后,饭盒仍剩很多,他们最后索性将卖不完的饭盒给路边的街友,却忽然意识到行管令导致街上少了路人,那么这群街友在没有获得粮食援助下,又该如何生存下去呢?

“我们当然会害怕,只是既然答应了,那就勇敢一点咯。一开始的时候,大家不熟悉这个传染病疫情,脸书和微信等社交平台都是有关疫情负面的报道,搞得人心惶惶。

让小爱变大爱的待用餐,是由善心人士提前支付一份餐点的价钱,给其他有需要又付不起钱的人免费享用餐点,类似于欧洲盛行的待用咖啡概念,一个人的力量也许很小,或者不知道该为弱势群体做些什么。




专题推荐